為了藝術家手中這支筆,它們每年有十萬只被獵殺

2019年10月,執法人員直搗印度六個邦的多家工廠和倉庫執行“干凈藝術行動”,這是印度野生動物犯罪管制局(WCCB)聯合印度中央調查局、各邦警察局和森林局,歷時兩個多月組織的一次行動。

警方共繳獲了54352支貓鼬毛制成的畫筆與113公斤的貓鼬毛,逮捕了四十多人。這也是野生動物犯罪管制局在過去20年間打擊貓鼬毛非法交易的第28次行動。貓鼬毛的非法貿易是商機龐大,涉及數百萬美元利益的產業,卻也導致印度每個月有成千上萬只的貓鼬死亡。

畫筆主要被藝術家用于在作品中表現技巧,為了追求更細致的筆觸而危害到野生動物。每一公斤制作筆刷的貓鼬毛,就得殺死約50只貓鼬,野生動物犯罪管制局副局長 H.V.Girisha 表示,因為每只貓鼬只有約20克的毛能用。

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摧毀供應鏈與生產線,但不幸的是人們對這方面的觀念很薄弱。只要有需求,就有人為錢殺死貓鼬。當印度政府、行政管理部門和保育人士因保護老虎、亞洲象和犀牛等瀕危物種取得進展自豪時,貓鼬等其他動物卻被忽視了:因為它們不被視為瀕危動物。

Girisha 說,近年來,我們決定著重在平時不太受到注意的非法動物貿易。從過去幾年的穿山甲鱗片和巨蜥的非法貿易,以及現在的貓鼬都因此而曝光。

穿山甲是世界上販賣規模最大的動物,而印度是這些瀕危動物的重要來源。與此同時,非法交易巨蜥是為了獲取它們的雙頭陰莖,這些雙頭陰莖被砍掉,當成一種神秘的根莖草藥出售,被認為具有“避邪保護”的能力。

Girisha 補充說,我們從21世紀初開始追蹤貓鼬毛皮的非法交易,近幾年也逐漸加大力道。我們相信這些年持續施加壓力,以及過去幾年的突擊行動和搜查,已經讓很多人放棄了這個行業。

貓鼬分布在印度各地不同的棲息地,經常被原住民社區獵殺,例如泰米爾納德邦的納瑞庫魯瓦斯族、卡納塔克邦的哈基皮基族、安得拉邦和卡納塔克邦的貢德族、印度中部和北部的古利亞斯、塞佩拉斯和納特,這些社區都是貓鼬毛皮的主要供應商。

印度全國有六種不同貓鼬,包括印度灰貓鼬、小印度貓鼬、紅貓鼬、食蟹貓鼬、條紋貓鼬和棕貓鼬。印度灰貓鼬是最常見的品種,也最常被獵殺。

這些筆刷大多產自北方邦的斯赫爾科特,這里被稱為印度的“制刷之都”。雖然大多數與貓鼬毛有關的突襲和搜查集中在這個城鎮,但執法部門也在多個邦攔截供應鏈,包括拉賈斯坦邦、喀拉拉邦、卡納塔克邦、馬哈拉施特拉邦、泰米爾納德邦、北阿坎德邦、西孟加拉國邦,以及北方邦。

野生動物犯罪專家普遍認為,這些貓鼬毛的非法交易對貓鼬數量造成了嚴重的后果,印度野生動物信托基金會的部門負責人 Jose Louies 說,我們不會注意到它正在消失,因為誰會真的去數有幾只貓鼬,但總有一天它們會突然全部不見。

過去十年來,Louies 一直在追蹤并協助政府官員遏制這些非法貿易。他補充說,當我和線人以及與產業相關人士交談時,他們表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幾十年。

獵殺貓鼬的人很容易抓住它們,接著吃掉它們的肉,再賣掉它們的毛來賺錢。而且這是一個高利潤的產業,以貓鼬毛制成的筆刷能比其他筆刷貴上五倍。

據估計,當一公斤的純貓鼬毛賣給最終買家時,價值可能高達十萬盧比,Louies 說,我們相信他們每個月至少生產150公斤,所以這意味著每年可能會有高達十萬只貓鼬被殺死。

貓鼬被列入印度1972年實施的《野生動物保護法》里,其捕獵、持有、運輸和貿易都屬違法行為,最高可判處七年監禁。

貓鼬也受到《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》(CITES)的保護,但盡管有這些嚴格的法律,貓鼬的非法貿易仍在繼續進行。

取消

掃碼支持
奇趣發現感謝您的支持,我們的努力您看得見。

打開支付寶掃一掃

發表評論

福建体育彩票十一选五的